第十九章泰山压顶(1/2)

    跟黄莉分开,刘明远忙凑了过去:“东哥,你跟黄秘书很熟啊?”

    从见到韩东要债的手段,刘明远就改了口,一口一个东哥,讨好而亲热。

    他是法务的老员工,却像是韩东的跟班。

    韩东不应,转而谈到了工作。

    刚才唐艳秋一番训斥后交代的任务是追金华商场的一笔债。不多,五六万块钱,期限是三天。

    振威刚开始做押运,主要的业务并不全部是来自银行。跟物流公司以及商场超市等等都有牵扯,帮着寄送过一些贵重物品。

    后来慢慢的转型下,这些小业务的账也就烂掉了。

    最短都是隔了好几个月的债务,且因为合作中断,特别的难要。

    不过再难比起乔六子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只韩东现在是看透了振威押运这个企业,他不管多努力工作,都不可能改变夏梦对他的看法,以及连带着唐艳秋的成见。

    所以,反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一整天就跟刘明远耗在茶馆看他打牌,两人算计着该到下班时间,刘明远才打了个电话说要盯夜梢。

    这就成了,接下来等于是海阔凭鱼跃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现在的振威人比较少,加上管理模式刚变,目前还有许许多多的漏洞。

    催债专员就是bug之一,特别的散漫而没有时间观念,工不工作,领导也全看不到。

    刘明远今天运气还算不错,打牌赢了五六百块钱,吃过晚饭后,非拉着韩东去酒吧玩。

    韩东本来是不想去的,不愿意无端花别人的钱,毕竟他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手头才会宽绰。

    可耐不住刘明远真诚热情,又想到跟岳母的纠纷,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酒吧选择的是就近的,气氛较躁,灯红酒绿,音乐刺耳。

    咚咚咚的音响,刺激的人心跳节拍都乱了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底下,人都疯了一样,随着音乐扭动,时而有忘形的尖叫声。舞池中心有领舞,一个轻装上阵的女人,黑色的皮短裤,上衣托胸小背心。

    刘明远经常来这,找了个卡座,熟练叫了酒水跟吃的。

    音乐声太大,导致他说话也扯着嗓子喊:“东哥,这里的妞特别好泡。今天兄弟一条龙服务,房间也帮你准备着!”

    韩东笑着摆手让他自个去玩,拿着杯加冰饮料,随口抿着,四顾观察。

    这一带还是工业区的范围,来此消费的普遍是工厂员工,或者小领导,以及一些社会人员。

    很乱,哪怕刚来这儿,韩东也清晰感受到了酒吧的氛围。

    一杯饮料都还没喝完,见到有鬼鬼祟祟的男子在兜售药物,见到有扒手在悄悄的做事,也见到有流氓对着几个女人臀部笑嘻嘻的拍打,惹出一串惊叫……

    东阳这城市,自古民风较悍。近几年,管制虽严格了一些,却并不能将风气完全摒弃。

    尤其,这种风气在各娱乐场所最为集中。三教九流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跟郑文卓一起也到过一些更高档的酒吧,会稍好一些,却也好不到哪。

    一杯饮料喝完,韩东刚要去舞池中心转转,手机在口袋里震动。

    他拿出来一看,见是父亲的电话号码,当即就有些乱了。

    两父子平时话不多,韩父也罕少给韩东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这么晚联系自己,不会是岳母把夏梦想离婚的事情告诉他了吧!

    紧张感,一下子就冲进脑海。

    韩东迅速起身离开,到外面接了起来。


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